穿越者之徒

文:


穿越者之徒她没有想到,唐韵竟然真的怀孕了!因为她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怀孕的样子,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一个母亲保护自己孩子的样子!她今天来,穿着尖细的高跟鞋——这最容易导致流产!而且,她化着妆,喷着对胎儿有害的高浓度香水,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孩子!莫兰直觉上觉得,唐韵根本就没有打算留下这个孩子,她今天来,恐怕就是故意要在这儿流产,借此赖上景家,赖上景逸辰!她活了七八十年了,什么风浪没有见过,什么阴谋诡计没有看过,这些手段,在她眼里根本就是最低级的!莫兰站起身,转头吩咐道:“阿辰,带着阿凝离开这里,回你们家去!这里交给奶奶来收拾,有人故意来我们家玩儿流产,我倒要看看,谁能玩儿死谁!”景逸辰却并不同意,他淡淡的道:“不用,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这不是她一个人做的事,有人在帮她,否则她根本走不出美国!有人在利用她针对我,我需要查清楚她幕后的黑手刚刚的一切,似乎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噩梦,梦醒来,一切都没发生过,他依旧在自己面前或许,当年还发生了别的他不知道的事情,也未可知

景逸辰开着车,带着上官凝出了景盛地下停车场,而后便上了高速路唐韵一下子跌倒在地,疼的浑身都像散了架子一样她想问问他,为什么他不能碰其他人,为什么可以碰她,却听他又低声道:“你要对我有信心,我不可能去跟别的女人胡来,虽然唐韵救我我的命,但是我真的没有赔上自己一辈子的打算穿越者之徒上官凝是在城市里长大的人,没有在乡下生活过,这里的很多农作物她都不认识,但是却莫名的喜欢这里简单纯朴的气息

穿越者之徒景逸辰心疼的不行,一面轻轻的用棉花棒给她擦药,一面轻声问:“宝贝,还疼吗?”上官凝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本来呢,是挺疼的,可是现在有你亲自给我擦药,一点儿也不疼了,很舒服她摸了摸小鹿的头,穿好外套,拿着包走了出去“今天早上让福妈去买的,你试试合不合身

两个人沿着小溪边上细软的沙滩上缓缓的走着,有田间的鸟雀欢快的鸣叫,还有远处不时传来的孩子们嬉闹的欢笑声他以前以为,自己可以一直容忍唐韵的所有脾气,因为他一直把唐韵当做最重要的人来保护,他不允许自己伤害她,更不允许别人伤害她”电话里传来景逸辰低沉好听的声音,让上官凝心中微颤穿越者之徒

上一篇:
下一篇: